眇忆青岩栖宁忘褐衣拜。

【2020-11-12】

  故交吾未测,薄宦空年岁。晚节踪曩贤,雄词冠当世。 堂中皆食客,门外多酒债。产业曾未言,衣裘与人敝。 飘飖戎幕下,出入关山际。转战轻壮心,立谈有边计。 云沙自回合,天海空迢递。星高汉将骄,月盛胡兵锐。 沙深冷陉断,雪暗辽阳闭。亦谓扫欃枪,旋惊陷蜂虿。 归旌告东捷,斗骑传西败。遥飞绝汉书,已筑长安第。画龙俱在叶,宠鹤先居卫。勿辞部曲勋,不藉将军势。 相逢季冬月,怅望穷海裔。折剑留赠人,严装遂云迈。 我行将悠缅,及此还羁滞。曾非济代谋,且有临深诫。 随波混清浊,与物同丑丽。眇忆青岩栖,宁忘褐衣拜。 自言爱水石,本欲亲兰蕙。何意薄松筠,翻然重菅蒯。 恒深取与分,孰慢平生契。款曲鸡黍期,酸辛别离袂。 逢时愧名节,遇坎悲沦替。适赵非解纷,游燕往无说。 浩歌方振荡,逸翮思凌励。倏若异鹏抟,吾当学蝉蜕。——唐代·高适《赠别王十七管记》

  我那些旧日的朋友都音信杳然,居官卑微,空度了几多年华。你的节操直追先贤,你雄浑的诗文的当世最好的。

  你的厅堂之中坐满了食客,对外还欠着许多酒债。你从不言及财产积累之事,与朋友共衣,即使穿破了也毫不在意。

  你供职幕府,随军转徙,出入于关隘山峰之间。苦战之时不以所谓豪情壮志为意,瞬息间并能拿出安定边塞的妙计。

  云雾、沙尘在风中回旋、聚散,天穹空旷高远。月盛星高,战斗十分频繁,当此之时唐军将领却十分骄纵,而胡人军队锐气正盛。

  沙漠渊深阻断冷陉,雪天里天光暗淡,辽阳城门紧闭。本来说要消弭兵患,却突然惊讶地发现自己已深陷敌阵。

  这首诗是诗人在蓟门一带为赠别王悔而作。全诗以悲哀的自述开篇,承此而称赞了友人倜傥的风采,转而开始对边塞现实进行淋漓尽致的剖析,复又言自己不得志的经历,最后勉励友人一番,赌气似的声明要隐居而去。其实诗人之所以对边塞事宜那么关心,就是希望有朝一日能获得重用,因此,从内心讲,他是不愿意去隐居的,但现实又令诗人感到十分失望和无奈,内心十分矛盾。同时,诗人对边塞黑暗已有深刻认识,也预感到友人此去恐怕十分不利,却又不便明说,只是一个劲地称赞、鼓励,因此诗中多有转折突兀,前后矛盾之处。

  于海娣 等.唐诗鉴赏大全集.北京:中国华侨出版社,2010年12月版:第99-101页

  高适(704—765年),字达夫,一字仲武,渤海蓨(今河北景县)人,后迁居宋州宋城(今河南商丘睢阳)。安东都护高侃之孙,唐代大臣、诗人。曾任刑部侍郎、散骑常侍,封渤海县侯,世称高常侍。于永泰元年正月病逝,卒赠礼部尚书,谥号忠。作为著名边塞诗人,高适与岑参并称“高岑”,与岑参、王昌龄、王之涣合称“边塞四诗人”。其诗笔力雄健,气势奔放,洋溢着盛唐时期所特有的奋发进取、蓬勃向上的时代精神。有文集二十卷。

  高适(704—765年),字达夫,一字仲武,渤海蓨(今河北景县)人,后迁居宋州宋城(今河南商丘睢阳)。安东都护高侃之孙,唐代大臣、诗人。曾任刑部侍郎、散骑常侍,封渤海县侯,世称高常侍。于永泰元年正月病逝,卒赠礼部尚书,谥号忠。作为著名边塞诗人,高适与岑参并称“高岑”,与岑参、王昌龄、王之涣合称“边塞四诗人”。其诗笔力雄健,气势奔放,洋溢着盛唐时期所特有的奋发进取、蓬勃向上的时代精神。有文集二十卷。► 254篇诗文